TAG标签 | 网站地图 | 百度地图 | 旧版入口

郭图: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

热门搜索:故事 黄歇 相信 李冰阳 诸葛亮 袁天罡 旅游 曹操,刘备 认亲 软硬兼施 貂蝉 嘉庆

三国故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故事 > 三国故事 >

郭图: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

来源:未知 作者:[db:作者] 发布时间:2018-03-03 21:44 浏览:次
A+ A-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

一直以来,有很多人认为,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乃是郭图,主要原因就在于官渡时出了个臭主意,不去救淳于琼,而是反攻曹操大营,结果导致乌巢失陷,全军崩溃。

那么郭图这个人到底如何?

还是从三国志的记载来看——

献帝传曰:沮授说绍云:「将军累叶辅弼,世济忠义。今朝廷播越,宗庙毁坏,观诸州郡外讬义兵,内图相灭,未有存主恤民者。且今州城粗定,宜迎大驾,安宫邺都,挟天子而令诸侯,畜士马以讨不庭,谁能御之!」绍悦,将从之。郭图、淳于琼曰:「汉室陵迟,为日久矣,今欲兴之,不亦难乎!且今英雄据有州郡,众动万计,所谓秦失其鹿,先得者王。若迎天子以自近,动辄表闻,从之则权轻,违之则拒命,非计之善者也。」

在这里,郭图反对迎立献帝,这又是他的一桩罪,但是且慢,我们看看三国志的记载

初,天子之立非绍意,及在河东,绍遣颍川郭图使焉。图还说绍迎天子都邺,绍不从。(袁绍传)

这三国志里,为什么会有相反的记载呢?

就我个人观点来看,郭图的确是先劝了袁绍迎立献帝,但是被否决了。在这时,他已经看出了袁绍的本意,所以不再多劝。之后沮授再劝,郭图知道袁绍不是沮授可以劝动的(这从之后的官渡之战时也可以看出),再加上郭图与沮授也有竞争的意思,所以就与淳于琼一起反对了沮授的意见。所以这事不能怪郭图,要怪只能怪袁绍自己,郭图充其量也就是个善迎上意的墙头草。

献帝传曰:绍将南师,沮授、田丰谏曰:「师出历年,百姓疲弊,仓庾无积,赋役方殷,此国之深忧也。宜先遣使献捷天子,务农逸民;若不得通,乃表曹氏隔我王路,然后进屯黎阳,渐营河南,益作舟船,缮治器械,分遣精骑,钞其边鄙,令彼不得安,我取其逸。三年之中,事可坐定也。」审配、郭图曰:「兵书之法,十围五攻,敌则能战。今以明公之神武,跨河朔之强众,以伐曹氏。譬若覆手,今不时取,后难图也。」授曰:「盖救乱诛暴,谓之义兵;恃众凭强,谓之骄兵。兵义无敌,骄者先灭。曹氏迎天子安宫许都,今举兵南向,於义则违。且庙胜之策,不在强弱。曹氏法令既行,士卒精练,非公孙瓒坐受围者也。今弃万安之术,而兴无名之兵,窃为公惧之!」图等曰:「武王伐纣,不曰不义,况兵加曹氏而云无名!且公师武臣(竭)力,将士愤怒,人思自骋,而不及时早定大业,虑之失也。夫天与弗取,反受其咎,此越之所以霸,吴之所以亡也。监军之计,计在持牢,而非见时知机之变也。」绍从之。图等因是谮授「监统内外,威震三军,若其浸盛,何以制之?夫臣与主不同者昌,主与臣同者亡,此黄石之所忌也。且御众于外,不宜知内。」绍疑焉。乃分监军为三都督,使授及郭图、淳于琼各典一军,遂合而南。

献帝传曰:绍将济河,沮授谏曰:「胜负变化,不可不详。今宜留屯延津,分兵官渡,若其克获,还迎不晚,设其有难,众弗可还。」绍弗从。授临济叹曰:「上盈其志,下务其功,悠悠黄河,吾其不反乎!」遂以疾辞。绍恨之,乃省其所部兵属郭图。

这两段记载同出于献帝传,沮田二人的意见无疑是稳妥的,但郭图和审配的意见也不能算是错。这其间有争宠争权的原因,但也不能不看到,袁绍因为几次对沮授的意见不采纳,已经对他产生了疑虑——从后一段的“绍恨之”可以看出,郭图等人最后谮言能成功,也是因势利导。而且,官渡之战战败,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,就当时来看,袁绍兴兵也同样胜算很大,不能算是什么错误的意见,只是后人把官渡之战的战败看成了先决因素,这才在田沮二人,和郭审二人间有了后入为主的高下之分。

典略曰:谭得书怅然,登城而泣。既劫于郭图,亦以兵锋累交,遂战不解。

典略说袁谭后来被郭图所裹胁,不得不与袁尚作战,但其时二袁已经势同水火,很难再有什么和解的机会了。而且既然说郭图裹胁了袁谭,那审配又何尝没有裹胁袁尚?

在这里,我的终极意见就出现了,袁绍身边最大的毒瘤,不是郭图,而是审配!

很久以来,审配以河北义士的面貌一直出现在众人面前,再加上之后死得比较慷慨激昂,所以一直被认为是烈士,对他的作为,也一般都报以宽容之意。但是我们从头来看看审配的表现吧。

先看审配之言,他没有像郭图那样劝迎献帝的兴势之言,唯一记载的就是他和郭图一起建议兴兵南征的进言,如果说郭图是失误,那审配也是同样。

再看审配的人际关系,这家伙就没有什么朋友,荀彧说审配专而无谋,说的一点都没错,这家伙除了内斗,就没表现过什么有谋略的地方来。

袁绍在官渡前线,是谁把许攸的家人捉了,导致许攸出降曹操?

审配以许攸家不法,收其妻子,攸怒叛绍。(荀彧传)

在大敌当前的时候,许攸又是在前线的,就算许攸的家人有所不法,也得等到这仗打完后再清算,岂能前线打仗,后方就破人之家?在这种时候,依然内斗的,才是罪魁祸首。

有人说郭图也是同样的大敌当前,与张合内斗。

那么来看看郭图在官渡之战中的表现吧。

二月,绍遣郭图、淳于琼、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,绍引兵至黎阳,将渡河。夏四月,公北救延。荀攸说公曰:「今兵少不敌,分其势乃可。公到延津,若将渡兵向其后者,绍必西应之,然后轻兵袭白马,掩其不备,颜良可禽也。」公从之。绍闻兵渡,即分兵西应之。公乃引军兼行趣白马,未至十馀里,良大惊,来逆战。使张辽、关羽前登,击破,斩良。(武帝纪)

故事大全)www.lh885.com
相关三国故事
三国故事评论